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 寻医 > 晋城20岁脑瘫少年自强不息成为“音乐达人”

晋城20岁脑瘫少年自强不息成为“音乐达人”

2017-08-10 来源:本站  浏览:    关键词:
摘要:市场信息报讯(本报记者 张利鹏 牛彩彩 常康睿)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这是美丽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这是强大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在这片温暖的土地上/到处都有和平的阳光。  随着手指不断…

市场信息报讯(本报记者 张利鹏 牛彩彩 常康睿)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这是美丽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这是强大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在这片温暖的土地上/到处都有和平的阳光。


  随着手指不断地跳动,舌、唇、牙、气的配合,一个个悦耳动听的音符,带着无限热爱的深情,《我的祖国》这首荡起回肠的曲调回荡在晋城市沁水发电厂家属院,平常人很难想象这首歌是由没有正规学过音乐,智力只有8、9岁的脑瘫少年用唢呐吹奏的。吹奏这首歌的脑瘫少年叫程钰栋,他不仅面瘫,而且双手手腕不灵活,手指僵硬,但他却是一位从没接受过任何正规教育、从未接触声乐的脑瘫“音乐达人”。近日,我们来到沁水发电厂家属院,走近这位“音乐达人”,探访他音乐路上的点点滴滴。


  7个月被诊断为脑瘫


  20年前,程钰栋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家人亲切地叫他二浩,出生7个月时,程钰栋的爷爷奶奶发现他仍然不怎么运动,不会翻身,反应迟钝,带他去长治和平医院检查,被医生诊断轻微脑瘫。诊断没多久,程钰栋的妈妈就和爸爸离了婚,程钰栋从此没有享受过母爱。


  尽管程钰栋被诊断为脑瘫,但他家人一直没有放弃治疗,带他全国上下寻医问药,长治、石家庄、太原、郑州等地都有他们的身影,直到他十几岁之后,治疗没效果才停止吃药。脑瘫导致程钰栋智力发育不全,全身四肢不受大脑控制。程钰栋面部肌肉紧张,口水常流,说话含糊不清,他的双手手腕不灵活,手指僵硬,双腿也受影响,行走困难,走路跌跌撞撞。因为患有脑瘫,身体行动不便,程钰栋只上过一年特殊学校。


  因为脑瘫,穿衣、洗脸、吃饭、走路等等这些对正常人来说十分简单的动作,对程钰栋来讲却十分吃力。据程钰栋爷爷介绍,程钰栋生活仅能够自理,穿衣、吃饭等也是近几年才学会的。“夏天的背心,二浩不知道头应该钻哪个孔、胳膊应该钻那个孔”、“一条裤子二浩颠来倒去能穿一个小时”、“冬天的衣服二浩一个人就穿不上”、“比如吃苹果,二浩就是这边一口,那边一口”……说起程钰栋的自理能力,他的家人争先恐后地说起来。


  程钰栋智力只有8、9岁,不识字,理解能力差。他也像孩子一样喜欢听人夸奖,不喜欢听人批评,不仅会和9岁的弟弟争玩具,还喜欢和弟弟争宠。用他家人的话来说,就是只长个子,不长智力。程钰栋长得高高大大,还有点胖,见到陌生人笑起来格外羞涩,像大人的身躯里住进了孩子的灵魂。


  音乐敲开希望之门


  “上帝关上了一扇门,必然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这句话用在20岁的程钰栋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从小被诊断为脑瘫的他,尽管不识谱,但他对音乐却有着非凡的天赋。


  说起程钰栋的音乐天赋,不得不说说他们家的音乐氛围,程钰栋的爷爷会吹唢呐、会敲锣,爸爸会吹唢呐、萨克斯等,经常在家开音乐会。程钰栋不仅喜欢听,还会哼,而且有节拍感。


  三年前夏天,程钰栋的爷爷发现他有音乐天赋后,便教他吹唢呐。“教二浩吹唢呐可费了劲了,他的嘴唇厚,面部肌肉控制不了,也不会憋气,吹响都不容易,更不用说吹成调了” ,程钰栋的爷爷说,“唢呐前的哨片他含不住,我就找替代的物品,最后发现白板笔的笔杆比较合适,就用笔杆替代哨片,直到后来才换成哨片”。刚开始练的时候,不一会儿,程钰栋的口水就能滴一片。程钰栋的问题不仅仅是含不住哨片,他的手指僵硬,手指肚按不住音孔,更不用说灵活变换指法,为了按住音孔,程钰栋双手紧握唢呐杆,靠整个手指按住音孔变换音调,练了近一年,程钰栋才能吹奏整首曲子。程钰栋经常一个人拿着乐器去村广场吹奏,一吹就是半天。


  程钰栋的音乐天赋被发现后,爷爷便给他买了笙、葫芦丝、双管巴乌、埙等乐器,没想到程钰栋自学成才,他看着电视、听着唱戏机、没多久摸索着就学会了。但他最喜欢的还是唢呐,程钰栋说因为唢呐是民乐。程钰栋不懂乐谱,但各种曲调只要听上三四遍,他几乎就能把它们完整地记下来。一次,村里有人出殡用唢呐吹哭调,程钰栋听了一次就记下来。


  程钰栋现场给我们用唢呐、葫芦丝、双管巴乌等乐器吹奏了《我的祖国》、《月光下的凤尾竹》、《阿瓦人民唱新歌》、《一杯老酒》等,现在程钰栋能吹奏四五十首曲子。吹奏中的程钰栋认真极了,全身心投入音乐中,只有不灵活的手指和懵懂的眉眼才能看出他的特殊。


  绝技:听按键音辨出手机号码


  程钰栋有一个绝技,听按键音就能辨出熟悉人的手机号码。这是他的家人无意中发现的,那时他家里还用的是固定电话,他的家人发现每次按键打电话时,还没有按完,程钰栋就问给***打电话呢,并报出电话号码。“二浩是背对着固话,他根本不可能看到电话号码!”程钰栋的姑父说,“而且只要打过一遍,隔很久再打,他也能辨别出来”。


  我们现场拿着自己的手机背对着程钰栋随便按了一组数字,程钰栋辨别不出来,但按了程钰栋爷爷半年才联系一次的一个朋友的电话号码后,他很快报出联系人名字,并准确无误地报出了手机号码。程钰栋到底是如何准确判断出按键号码的,他也说不清楚。程钰栋的家人推测手机或者固定电话的按键声音会由于按键的不同而不同,程钰栋听力较常人发达,让他能够准确判断出按键号码。


  程钰栋家人认为他听力超常的另一个原因是程钰栋不识谱,不懂音调,但他可以变调。“二浩跟着电视机上吹奏,电视机上吹奏多高的调,他抓住一个音,就跟上去了,之后的调应该吹奏多高,他自己就知道,我们也感觉挺神奇的。”程钰栋爷爷说。


  渴望表演舞台


  今年正月十五村里举办晚会,程钰栋祖孙三代参加了村里的八音会,程钰栋爷爷敲锣,爸爸吹萨克斯,程钰栋吹唢呐,这也是他第一次上舞台表演,虽然是和许多人一起表演,但他很兴奋。当我们问他希望不希望再次上舞台时,程钰栋羞涩地说“想”。


  程钰栋现在一家5口人,73岁的爷爷、71岁的奶奶、9岁同父异母的弟弟和因坏死性筋膜炎截肢的爸爸,现在全家全靠爷爷奶奶的退休工资生活。程钰栋的爷爷不得不长远考虑,让程钰栋上更大更多的舞台一方面是孩子喜欢,想充分挖掘孩子的音乐天赋;另一方面是舞台多了之后,程钰栋能靠这一技之长养活自己。“让二浩上舞台表演,我们不要一分钱,车费我们自己掏,我们现在还能顾了自己,让他能用音乐体现自己的价值,也让别人看看脑瘫不是傻子。如果以后二浩能在音乐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希望能给他一碗饭,不让他饿死就行。”程钰栋的爷爷哽咽道,老人深皱的眉头和哽咽的语调,暴露了老人对程钰栋以后生活的担忧。


  程钰栋用一个“想”字表达了对舞台的渴望,他也许不懂梦想,但他一定会用世界上最美丽最深沉的音符感受人生,表达对父母、对社会的厚爱。

上一篇:新型抗生素有助应对淋球菌耐药

下一篇:西奈山医院癌症预防主任:做凝胶美甲会得皮肤癌?

分享到: